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方兴东有人在系统地折腾我折腾博客网

时间:2018-09-22 12:48:2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方兴东:有人在系统地折腾我、折腾博客

方兴东辞别北京,去了杭州,一个距离马云和阿里巴巴最近的地方。

几年间,来自各界的讽刺与批评之声实在够多了,先前注入的那1000万美金拿到手里的到底能有多少暂且不论,但即便这1000万,老实说,也真算不得什么,而且这些钱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彻底“烧”完了。现如今,依靠络运营获取的些许收入也已消耗殆尽,局面严重入不敷出,加之用户的绝情而走、另立山头,广告主的徘徊观望、不肯买账,门户站的强势介入造成重重打压,不再新鲜的博客概念、并不强悍的技术平台、缺乏创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无法实现大规模赢利的尴尬前景,这一系列不利因素的交错叠加,使得聪明如方兴东者也再难“忽悠”财大气粗且精明无比的风险投资者了。方兴东清醒地知道,应该选择时机淡出了,哪怕,不妨两条腿走路嘛,这边不放弃,那边再开工。

方兴东

与方兴东有过多次谋面,而最近的一次交流则是在两年前,当时的方兴东已是腹背受敌,但他一直在默默地坚持。借由互联实验室、博客的零星收入以及他的各种各样的稿费,他力图挽救这样一个自己一手开创的博客领地。但正所谓“文人创业,十年不成”,方兴东在纵深点评、分析了互联、IT产业众多企业的战略得失后,却对自己的企业无能为力、痛苦万状。方兴东后来诚恳地对本刊总结说,在博客的发展过程中,他在战术上犯了很多错误,有些甚至是低智商的、最低级的。

方兴东属于智慧型选手,互联圈子的庞杂与浮华并不能掩盖他迥异于同业者的才华,只是这种才华并非总是能够成功地与财富对接起来。方兴东喜欢研究行业趋势,通过中英文材料的整合与分析,他总是能够发现别人尚未体察到的行业发展苗头,尽管,他所有的文章并非基于调查采访得来。方兴东与各个互联创业者都保持着不错的私人关系,甚至那些互联大佬们都要给足方氏面子,“他是个读书人”。方兴东可谓著作等身,并乐在其中,目前他已出版行业传记、产业随笔及个人诗集数本,按照方兴东的说法,“1000万字总是有的。”方兴东本是一名创业者,但直至如今,从外在的个人装束到内在的思维逻辑、表达方式,我们很难在他身上看到某些互联“大牛”的江湖气,或者,他更像是一个学生?方兴东批判过不少的企业,也从企业处获得了不少的反馈,被称为“IT评论家”,他喜欢这个称谓。

似乎是一个悖论,又或者再度应验了那句话:“生活在别处。”商人们喜欢归类方兴东为文人,因为,他的确太不像商人了。可话说回来,真正的文化圈却似乎并不容于方兴东,觉得他就是一个互联商人,追名逐利、附庸风雅而已。方兴东的诸多著述尽管已获得业界响应,但不容忽视的却是,他也曾得到过并不少于赞扬的尖锐批评。譬如,著名、作家凌志军便在他的专著《中国的新革命》中用了不短的篇幅深入浅出地对方兴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研究逻辑表达了不客气的批评。但,方兴东就是方兴东,这就是方兴东,他在按照他的路径在研究、在创业。

因由美国次贷危机而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已造成世界各国的经济萧条甚至经济衰退,中国的互联行业迎来了比2000年科技泡沫更为严苛的巨大考验,大量互联企业不但“无钱可烧”,甚至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有甚者是“寅吃卯粮”,显然已是生死抉择的重要关口。方兴东在做些什么?

2009年2月9日,本刊再次见到了方兴东。

反思

业界早已盛传博客已经解散的消息,对此,已着力打造“义乌全球”的方兴东表示,“我们这么大的站,这么大的流量,两三百台服务器,怎么可能解散呢?”方兴东认为,之所以会有类似负面出来,首先,自己的经营状况确实是出了些问题,“有五六百万的广告款没回来,资金吃紧”;其次,方兴东坚定地认为,现在有人在系统地折腾他、折腾博客,“反正是有人在系统地制造负面的东西,你花时间和他折腾也没那个必要。”

“我们是靠业务来支撑自身发展的,一个创意公司有五六百万的款项没回来,那肯定压力很大。但我觉得这些问题都会解决掉的,这个困难我觉得不会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吧。”

时下的方兴东依旧认为,博客站不会消亡,而且经济危机对博客站的冲击尽管有,但不大。“我们也就是增加些服务器、带宽,但我们在带宽上的压力远没有视频站那么大。”方兴东的观点是,博客是完全可以通过低成本模式进而快速达到收支平衡的,博客站可以慢慢来,问题不会太大,而且博客站出现大面积倒闭的状态也不太可能,而且现在所谓专业的博客站已经不太多了。

“只是说,我们自己没有把博客做好,但从国外的相关模式看,独立的博客站一定是有很大前景的,有好几个博客站都已经拿到钱了。在美国,SNS冷却了,但博客站,比如Wordpress拿到了好几千万美元,去年下半年已经有三四家博客站获得了风险投资。”

国外的博客站与国内的博客站在发展模式上有何不同?方兴东认为,国外相对成功的博客站走得比较稳健,没有大肆炒作,也没有头脑发热,一直在稳步发展,稳步积累,包括系统,包括产品。“我觉得,专业的博客站退出历史舞台,是绝对不可能的。在门户站里面,它只是一个附属产品,不可能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博客中去。美国和中国最大的区别是,美国讲究专业化,中国人喜欢跟风、喜欢同质化,我有很大的访问量,我有很大的影响力,这就够了,于是门户站占据了这样一个优势。但是长远看,把时间拉长,专业的一定会超过综合的,这是必然的。”

“我做博客犯过的错误是什么呢?当时我们太急功近利、太希望快速超过别人了。如果我们那时候有一个平常心、稳步增长的话,可能现在已经不得了了。我们在战术上出现了问题。”

方兴东坦承,在博客的发展过程中,他以及他的团队在战术上犯过的核心错误,即在技术平台的搭建上,平台没有搭建好。“有了钱以后,只是大力推广了,技术平台不行。我们不像新浪,他们经过多年磨练,平台已非常稳固,而我们是从一个非常小的个人站,一下子起来的,没有专门人才,没有相关经验。用户一下子这么多,访问量这么大,于是,技术平台老出故障,总是修修补补,连续三四年总是如此,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观。”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犯的错误都是非常低级的,但现在再去弥补,又晚了。”

方兴东后悔的则是,如果自己当时能够从门户站“挖”一位经验丰富的CTO过来,哪怕代价再高,只要能够将技术平台搭建好,那么,整个故事可能就完全不同了。方兴东很认真地表示,在2005年之前的3年间,在别人尚不知道博客的时候,博客实现了高速发展,但从2005年开始“全民博客”的时候,博客却停滞不前了。“有大量的用户涌进来,但是用户越多,我们越惨,原来没那么多钱的时候,是稳步增长,有了问题一步步解决,后来有钱了,却把自己整死了。”

“那时候用户增长特别快,但用户增长得越快,来得人越多,我们的压力就越大,系统承受不了,而系统越是出问题,客户就越是不满意,到后来,一些老的用户也出走了。”

方兴东认为,只要技术不出问题,那么,管理问题、资金问题就都不会是问题。“技术一出问题,用户开始抱怨、不满意了,增长放缓了,然后投资者就有意见了,内部也就开始有分歧了。”

博客迄今已经运营六七年,那么,方兴东以及他的团队从业务操作中,到底挣了多少银两呢?“我们在业务上挣到的钱也不少啊,起码有五六千万人民币。其实这两年,我们是靠业务来支撑的。你想想,130多号员工,每个月的开支就将近三百万。风投的钱用完了,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全是我们自己挣的啊。2005年我们每月的广告已经是一两百万了。”

有关收入的来源比例,方兴东告知,“这五六千万,和厂商的合作占了一半,广告占了三分之一,然后剩下的就是和运营商的合作。”当本刊对该数字表示怀疑时,方兴东则表示,“我们不卖广告,卖流量啊,每个月的流量收入就可以到几十万。”

创业

作为“评论家”的方兴东认为,这次互联冬天肯定比2000年那次寒冷得多,而且接下来的三五年,形势都不容乐观。“我个人认为,这是互联行业真正比较萧条的时间段,而且这个困难才刚刚开始。大气候不好了,消费减少了,收入就减少了。另外,最容易受到影响的就是投资这一块。风险投资其实是很脆弱的。风投的前提是,他的钱多了

方兴东有人在系统地折腾我折腾博客网

,对未来有信心了,他去投资一些未来的东西,投资一些创意。但现在看得到希望吗?眼前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对未来的东西更是不敢投了,所以风险投资会急剧下滑,那些至少需要三五年才能赢利的创意公司,是需要风险投资做支撑的,压力将非常大。”

“如果你的公司创新活力足够强,那么,我觉得还是会有资本来买账。”

按照方兴东的说法,现在看来,整个中国互联还处于一个很平庸的阶段,甚至不如2002、2003、2004年。“那时候做博客也好,Web2.0也好,有很多新的概念,有很多新的模式,每个人都充满斗志,包括1999年、1998年。但是2007、2008、2009年,我觉得互联行业没有什么创新的东西,虽然有一个开心,却还是一个很功利的商业模式,没有特别大的创新。最近几年一定是非常艰苦的。”

拿博客的发展历程做比喻,方兴东认为,互联企业大面积死掉倒不一定会出现,但企业在经营方式上需要从高成本向低成本转换,如果可以实现,那么,还是可以坚持的。“博客前3年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几年加起来也就几十万投入,然后慢慢发展起来了。三百人能做,我一百人也可以啊。还是要根据形势来,倒不一定关掉它。但我觉得会有互联投机者在这时候死掉,因为没有信念了,快速发财的梦看不到了。但如果你是真正爱好互联、相信互联的人,如果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业余爱好、可以全身心投入,那么,我觉得不会有太大压力。”

如今,博客已经走到这步田地,风投的钱已被花光,方兴东有无受到出资方的制约?方兴东表示,当时有太多的资金要进来,是我要不要谁的问题,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惩罚我的条款,也没有对赌协议,什么协议都没有,对我没有任何约束,就是一次到位,甚至没有业绩的约束。“现在想来,其实反而不好。有时候有压力是件好事。我非常感谢与我合作的风投。我没觉得他们害了我,虽然不让我当CEO是他们决定的,但当时的钱是我自己找进来的,谁进谁不进,谁进进多少,当时是我定的。可人家投给了你钱,却没挣到钱,所以,我就不能再去怪罪别人。我自己检讨,自己没有把博客按照自己原来的计划做好,犯了很多低级的错误。”